@      奥林匹克在艰难中前行(体育记忆·2020)

当前位置: 安庆市坐举材料销售 > 新闻资讯 > 奥林匹克在艰难中前行(体育记忆·2020)

奥林匹克在艰难中前行(体育记忆·2020)

2020年,体育的寒冬格外漫长。

这一年,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全球体育赛事相继停摆,四年一度的夏季奥运会首次在和平年代推迟举行。体育产业发展遭受前所未有的重创。

这一年,世界体坛目睹了科比和马拉多纳两位巨星的消陨。在体育的至暗时刻,传奇的离场更让人黯然神伤。

这一年,在阴霾之下,各国体育人展开自救,新的体育力量正在悄然生长。严格防疫下,大型赛事陆续重启,民众健身热情增长,电竞等“新体育”逆势突围……

即日起,本版推出“体育记忆·2020”系列报道,记录和讲述这特殊一年的体育故事。

一波三折 东京奥运延期

2020年1月1日,在东京奥运会主体育场——东京新国立竞技场内,日本足协天皇杯决赛鸣哨开球。拥有西班牙球星伊涅斯塔坐镇的神户胜利船击败老牌劲旅鹿岛鹿角,在该项赛事中首次加冕。同时,这也是该座为奥运会而重建的场馆首次举行体育赛事。

同日,在新年贺词中,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满怀信心地展望2020——“当2020年东京奥运会开幕时,超过一半的世界人口将关注本届奥运会。”

疫情蔓延,风云突变。随着各国陆续鸣响疫情警报,体育赛事首当其冲。以NBA和欧洲五大联赛为代表的大型赛事相继停摆,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东京,等待着答案。

事实上,在3月24日官宣延期之前,无论是东京还是国际奥委会都未曾停止努力。巴赫以及时任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信誓旦旦,坚称东京奥运将“如期举行”。然而,在疫情加剧、多国声明“抵制”参赛等压力之下,奥运延期最终落下实锤。

历史上,夏季奥运会曾3次由于战争原因取消(1916年柏林奥运会、1940年东京奥运会、1944年伦敦奥运会)。但在和平年代,这还是奥运会首次失约。

尽管连同“2020”一起延期至2021年,由于疫情的不确定性,人们对于东京奥运会能否举行仍存疑虑。今年7月,日本的一项民意调查结果显示,77%的民众认为东京奥运会明年无法举办。

转机正在出现。多国疫苗研发的关键进展,让体育界备受鼓舞;大型赛事在严格防疫措施下相继重启,为东京奥运会提供了经验借鉴。今年10月,中、俄、美、日四国选手在东京奥运场馆参加了四国体操赛,成为逾万名运动员相聚东京的预演。

从明年3月开始,东京奥运会系列测试赛将陆续开启。与此同时,围绕赛事简化和防疫措施,东京也在紧锣密鼓地制定方案,驱散了奥运会可能被取消的疑云。

“不管明年全世界面临何种状况,都准备举办一届安全的奥运会。”巴赫在上个月访问日本期间,再度表达了奥运会明年将如期开幕的决心。在他看来,奥运会和奥运圣火将成为“疫情隧道尽头的光亮”。

在全球抗疫的时刻,世界更需要奥运会和奥林匹克所传递的团结精神去面对疫情的挑战。只不过,当史无前例的“2020+1”东京奥运会到来时,人们究竟是已经走出“隧道”,还是仍在寻找“光亮”,仍是未知。

不休不止 奥运备战冲刺

今年2月,因疫情影响,原定于在武汉举行的奥运会女足亚洲区预选赛移师澳大利亚悉尼。

主场变客场,对志在冲奥的中国女足而言,这是一场万里赴戎机的挑战。然而,当中国女足抵达澳大利亚布里斯班时,却因疫情发展再度遇阻,不得不在酒店隔离观察8天。

不能到室外、不能进球场,队员们就在室内跑楼梯、练力量,通过训练保持身体状态。隔离结束后,中国女足仅进行了一次场地训练便踏上赛场,以铿锵玫瑰般的坚韧,收获了两胜一平的成绩,为自己争得了附加赛资格。

“中国女足一向有一个优良的传统,我们不惧怕任何困难,会全力以赴去拼搏。”中国足协副主席孙雯说。

备战奥运,争分夺秒。今年年初,有不少队伍遭遇了像中国女足一样“流浪地球”般的颠沛之旅,通过出国训练、延长国(境)外训练时间等方式,保证训练参赛。而在疫情蔓延之后,又从海外辗转回国。

由于疫情和比赛的调整,中国乒乓球队今年3月在卡塔尔“滞留”训练了1个多月的时间。由于器材短缺、装备不足,球队只能“紧着过日子”。樊振东的球鞋在训练中磨破了,便穿着“破洞鞋”继续坚持。陪练人数不足,男队年轻队员便挺身而出,帮助女队训练。

面对奥运会和国际性比赛的推迟和取消,更多的国家队则度过了从未有过的漫长封闭训练期。

从春节之后到北国初秋,从今年1月开始,中国女排进行了长达7个月的封闭集训。

“虽然从一进队就面对从未有过的全封闭,但每个人都为决战东京憋足了一口气。”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说,在完全没有比赛、只剩枯燥训练的日子里,大家仍然相互鼓励,尽最大可能练好每一天,帮助球队在特殊时期收获了宝贵的经验。

“这之中既有身体、技术层面的提高,更有耐力和定力的提升,是心态的磨炼、心智的成熟。”郎平说。

随着中国疫情防控形势向好,田径、游泳、乒乓球等国内外赛事相继重燃战火。蛰伏已久的中国选手展示了冲击奥运的姿态——

全国游泳冠军赛上,多项亚洲纪录和全国纪录被刷新。徐嘉余、闫子贝、张雨霏和杨浚瑄更是在男女4×100米混合泳接力上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。

乒乓球世界杯和国际乒联总决赛上,国球依然独占鳌头。马龙、樊振东、陈梦在日本小将的挑战下依旧稳如泰山。

如今,东京奥运会“大局”已定,漫长的备战马拉松又一次进入冲刺阶段。中国选手能否带来惊喜,人们拭目以待。

脉搏跃动 冬奥筹办加速

今年11月,在一场发布活动上,1980年美国普莱西德湖冬奥会、2006年意大利都灵冬奥会和2014年俄罗斯索契冬奥会中国代表团旗手赵伟昌、杨扬、佟健站到了一起。

从首次亮相奥运大家庭,到摘得冬奥会首金,如今,中国人家门口的冬奥会越来越近。

冬奥的脉搏,跃动在场馆当中。

今年,位于北京的国家速滑馆“冰丝带”惊艳亮相。作为北京冬奥会唯一新建的冰上竞赛场馆,“冰丝带”与不远处的“水立方”相互映衬。冬奥会期间,“水立方”将变身“冰立方”,成为全球首个集游泳和冰壶比赛为一体的“冰水双栖”场馆。

位于崇礼的国家跳台滑雪中心“雪如意”,近日迎来了首次造雪。漫天水雾中,“雪如意”与“冰玉环”牵手,构成了一幅富有诗意的美景,讲述着中国冰雪的故事。

冬奥的脚步,穿行在荆棘之中。

今年,北京冬奥会进入倒计时500天,筹办迈入冲刺阶段。受疫情影响,筹办工作的任务更重、难度更大。尽管原定于今冬举行的多项测试赛再度暂停,但冬奥筹办的步伐并未减速。今年底,“冰丝带”“雪如意”等所有竞赛场馆将全部完工,不同级别的测试活动和比赛也将在冬奥会前陆续重启。

对于北京冬奥会的筹办,巴赫多次给予高度评价。“北京冬奥会在技术层面的准备非常好。面对(疫情)这样的危机,北京冬奥组委还是如期完成了所有关键里程碑任务,为北京冬奥会的成功举办和创造新的历史奠定了坚实基础。”

冬奥的热情,蔓延在冰雪之中。

12月5日,在京张高铁太子城站的出入站口,人潮攒动。入冬以来,被称为“滑雪专列”的北京到崇礼专线人气很旺。每逢周末,都有很多北京市民前往崇礼体验滑雪的乐趣。

曾几何时,冰雪运动不出山海关。而如今,在冬奥会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号召下,冰雪运动在大江南北越来越普及。今年雪季,全国各地滑雪场陆续开板。经历了上一个冬天的等待,民众的冰雪运动热情得到了极大释放。

精彩、非凡、卓越——北京冬奥的愿景,正在实现。